意甲网,实况足球,短靴,舞曲,妇女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凤凰男 娶了扶弟魔,找了个“扶弟魔”和“哥斯拉”的老婆,再加一个坑人的丈人,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?

时间:

怎么办?当然是凉拌!又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和老婆吵架或离婚,只能忍着啦!

我老婆就是就是这样的扶弟魔。记得当年他弟弟在郑州工作不顺投奔她,整整2年住在我家、吃在我家、外出车旅费都是我掏的。为让他适应一线城市的工作需求,我前前后后掏了将近50,000元给他进修提升学历。期间正赶上房子装修,买完家具电器、付完工程款及工人额外要求的补偿款,搬好家后我们夫妻俩身上只剩下100元,这点钱在一线城市怎么过日子?搞的我是狼狈、窘迫不堪!时值妻子怀孕,我不得不厚着脸皮打电话向我表弟讨要1,500元欠款渡过难关,至今让我见到表弟都很不自然也很内疚,为了小舅子不要自己的亲表弟,太重色轻亲人了!

此后我小舅子又顺走了我一辆仅开了三年的国产车,结婚又盘剥了我2万多,买房又资助了数万(具体金额我也不愿过问,全是我老婆一手操作)。

当然我也很幸运,我的老丈人不是坑逼,而是一位开明、温和的长者。我和老婆恋爱、结婚,老丈人没有向我索要一分钱,什么礼金、彩礼听都没听过,他把我当作了自己的儿子,真正的践行了“一个女婿半个儿”。投之以桃报之以李,后来老丈人检查出来患了肺癌,在当地久治不愈,我就把他接来安排到解放军四五五肿瘤医院手术摘除癌变的肺叶,所需的费用大部分由我出,后期疗养、吃住皆在我家。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,术后不到一年,老丈人的肺癌复发、癌细胞已大面积转移到其它脏器,切开的伤口无法愈合,每天向外滴着黄色的散发恶臭味的液体,医生束手无策拒绝继续治疗。至今每每想起老丈人绝望、无助的眼神,想起他那羸弱的躯体,想起他那满头的白发,我的心头还在滴血。老丈人为不拖累我们,决定放弃治疗回去死在自己的家里。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,我请了一位开面包车的老乡,驱车1400多公里,将老丈人送回了老家。一个月后,老丈人长眠在了屋后山坡上,愿天堂没有病痛、没有灾难!

老丈人临终前还念念不忘我所掏的治疗费用,叮嘱他死后所报销的医疗费用补偿给我(老丈人为从教30多年的小学老师,桃李无言下自成蹊,按当时规定可报销70%医疗费用),事后所报销的费用我老婆全部给了小舅子成家立业。

说实在的,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,对于钱财我从无概念,每年收入多少,每年捐款多少,每年借款多少,每年外面欠款多少,我从无概念,只知道很多人需要我,有此足矣。

人生在世,亲情最重要,钱财如粪土,不要执着于斤斤计较。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,能帮助自己的亲人、朋友、同胞,也是一种无上的快乐。

扶爹魔中

从小家庭不富裕,属于留守儿童,可是一点也不缺少温暖,因为有爱我的爷爷和奶奶。此生足矣!

一年级以后家庭条件逐渐好转后,一直到初三都可以,老爹老妈也风光过,也吃了很多苦!后来就是投资,遇到类似传销组织,我爹一去不回头。到我上班,也就是和我现在的老公开始恋爱开始,就在一直在照顾家里,其实正常的用钱,我真是没话说,为人儿女,是我们该做的,可是一想到拿钱给传销组织,我就气!气的一身病也拉不回来!老妈也觉得老爹的蓝天梦会实现!苦了我老公和孩子!